全国服务热线:400-0379-440

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

迁西充气式游乐设施事故频出背后:生产运营漏洞多急需强制性国标充气乐园厂家制造

来源: 发布时间:2022-11-16 3 次浏览

  因门票价格低、种类丰富、材质柔软等特点,充气式游乐设施一直深受消费者尤其是孩童、家长喜爱。但与此同时,充气式游乐设施酿成的伤亡事故也频频出现。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7月16日,四川遂宁蓬溪县一气垫泳池发生垮塌,有游客被冲入河道,造成1人死亡,7人受伤。事发时涉事游乐中心开业仅8天。蓬溪县相关部门回应,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调查。

  事实上,该游乐中心开业仅3天就被举报设施系“临时搭建”,“没有办理相关证件充气乐园厂家制造,没有相关责任人,建议相关部门勒令停业整顿”。另据极目新闻报道,发生事故的气垫泳池系二手设备。

  这起事故并非个例。澎湃新闻梳理公开报道发现,近三年来,全国充气游乐设备事故至少发生11起,共造成6人死亡,22人受伤。发生事故的充气儿童乐园多分布在小县城内,露天设置,搭建随意。

  近日,澎湃新闻在多地调查发现,许多充气式游乐设施的设计生产并不符合标准,不少商家缺乏营业资质,二手交易市场也存在监管漏洞;涉水类的充气乐园经营,也面临着生产经营标准难规范,卫生不达标的问题。

  例如,2021年11月7日,安徽宣城广德一充气城堡被大风掀起,旋转360度致1名三岁儿童受伤;2020年4月26日,河南孟州市西虢镇莫沟村充气游乐设施被风掀翻,最终造成6名儿童不同程度受伤;2021年11月7日,广州市海珠区吉宝游乐园内充气滑梯被风掀翻,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

  事实上,早在2019年,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就已经发布了《充气式游乐设施安全规范》(20131145-Q-469)(以下简称《规范》),针对充气式游乐设施提出了锚固和压载、包装和贮存、安全标识、设计寿命等多项技术要求。

  《规范》指出,充气式游乐设施应配有锚固系统或压载系统;在户外使用的每个压载点或锚固点及其组件应至少承受1600N的拉力;对于平台高度大于等于3m的充气式游乐设施,应添加防风锚固点,防风锚固点距平台下方距离不大于50cm;《规范》还对作业天气进行了规定,在雷电、雨、大雾、雪霜等恶劣天气或风速大于8m/s时,禁止使用充气式游乐设施。

  海珠区政府公示的吉宝游乐园11·7高坠事故调查报告显示,事发充气滑梯固定压载物重量严重不足,同时未采取有效的防风措施,未能达到充气滑梯使用条件(如固定要求、防风要求等),受阵风吹袭而发生飘移翻转,导致充气滑梯上人员发生跌落。

  澎湃新闻就充气城堡的固定方法联系了部分生产厂家。除极少厂家表示提供了配套锚固钉外,其余均表示在设备上拴上重物即可,并未对拴绳材质、重物数量及重物重量作详细说明。值得注意的是,仅有一家工厂向澎湃新闻表示,产品的生产完全遵循《规范》,多数厂家在被问及产品的斜坡充气乐园厂家制造、台阶充气乐园厂家制造、平台充气乐园厂家制造、开放边等设计有何依据时,出示了产品合格证书,并表示“这些具体设计没有数据之类的规定”。

  近日,澎湃新闻以投资者的身份联系了多家气模游乐设备生产厂家,发现部分厂家的产品缺乏质量保证,销售行为也并不规范。

  一家生产厂家向澎湃新闻详细介绍了产品的尺寸、价格等信息,然而在被要求出示产品合格证和解答售后服务政策后却再无回复;在澎湃新闻问到高温天气是否会对游乐设施造成影响时,许多厂家均表示没有影响,并补充“只要在下雨天把设备保管好就行”。

  据媒体报道,四川遂宁此次发生事故的气垫泳池系二手设备。澎湃新闻在一家闲置交易平台上检索“充气城堡”,可以查询到大量二手充气式游乐设施的交易信息,出售价格低廉,多在商品原价的五成以下,转手原因多为“场地不允许继续摆摊”“场地限制”。

  澎湃新闻注意到,其中很多游乐设施缺乏风机、地钉等配件,卖家也表明,由于是二手,无法提供质量保证和售后服务。而对于设施的使用年限和使用程度,一些卖家表示“自己看着判断”,更多的卖家在交易信息中标注了设备已使用的年限,却无法提供相关凭证。

  此外,一位卖家表示,“充气城堡没有固定的使用年限,只要保养得好,不坏就可以一直用”。一张商品图片显示,充气城堡已打了许多补丁,而文字标注内容则称“不会影响使用”。

  澎湃新闻查阅了该平台信息发布规则,发现其对出版物类商品、票务类商品等特殊商品制定了相关发布要求,对充气式游乐设施并无特殊规定和交易资质审核。对此,该平台客服表示,目前暂无统一规定,只能对具体商家进行举报,并向澎湃新闻提供了平台意见反馈的网页链接。

  澎湃新闻从四川、陕西等多地政府服务热线获悉,经营充气式游乐设施需提供产品的质量检测报告和合格证书;如果是经营涉水类的充气游乐设施,还需去当地的卫生行政部门和体育管理部门分别办理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和高危性体育项目许可。

  澎湃新闻实地调查了多地充气城堡后发现,实际上开办这样的游乐设施较为随意。一些商家不仅未按照《规范》完善游乐设备的锚固系统和防风系统,在被问到需要办理的经营资质时也语焉不详。多数受访生产厂家表示,只需要取得场地许可,不需要向相关部门申请额外资质。一个受访者直言,“只要不是大规模的设备,就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现在是一个人情社会,只要你签订场地合同就好”。

  西部某地一家儿童游乐场拥有一个气垫泳池以及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0㎡的充气城堡。澎湃新闻注意到,城堡四周并无锚固系统,仅左、右、后方系有重量未知的石块起固定作用,且石块重量明显远小于《规范》要求。此外,距离充气城堡后方不到10米处即有一处高坡,如遇大风天气,游乐设施则很有可能面临坠落的风险。

  澎湃新闻从当地政府服务中心得知,经营充气式游乐设施原先需在城市综合执法部门登记备案,现今相关手续办理业务已移交至区行政审批局负责,更为详细的手续需要经营者线下前往政务大厅综合窗口办理咨询。

  炎炎夏季,在各类型充气式游乐设施中,气垫游泳池尤受追捧,如何保证其水质安全也是重要一环。对此,一家水循环设备生产厂告诉澎湃新闻,“(气垫游泳池)一般需要四到五天换一次水,如果使用水循环设备,可以一个夏天都不换水”。

  澎湃新闻注意到,有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吐槽自己去过的充气式水上乐园水脏,并分享防止造成细菌感染的技巧;也有网友指出,部分水上乐园的安全措施不到位,暑期出行还需多加防范。

  以四川遂宁为例,在第三方消费点评网站上,澎湃新闻检索到两家遂宁当地充气式水上乐园的评价信息充气乐园厂家制造,最新评论表示“水质差到没办法”“特别特别脏”“回家后身上痒得不行”。

  澎湃新闻采访了其中一家水上乐园负责人,对方表示每日结束营业后都会对池水投放消毒药物并清理污物,在营业时也有水循环系统实时补充新水,过滤污物。“网上他们说的那种情况,主要是因为那几天人太多了,过滤器来不及过滤;这几天人比较少,水质都是比较好的。”他同时表示,并没有规定游玩人数上限。

  一般而言,如果经营涉水类的充气游乐设施,需去当地的卫生行政部门办理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遂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第七条标明,卫健委需“负责职责范围内的公共场所卫生”。对此,遂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其主要负责饮用水水质的监管,“这类水质监管不在我们的职责范围内,但疾控中心可以协助水质监测工作”。

  2019年2月,市场监管总局、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正式发布的《充气式游乐设施安全规范》标准,针对充气式游乐设施的特点,提出了风险评估、围墙、场地要求、游戏者数量、紧急情况处理、安全标示等多项技术要求。

  不过,有专家指出,《充气式游乐设施安全规范》属于推荐性国标,并非强制施行,因此在监管方面留下了漏洞,这也是充气乐园的生产和经营暂时难以得到有力规范的原因之一。

  此外,其覆盖范围也存在盲区。澎湃新闻注意到,《充气式游乐设施安全规范》清楚地标明“本标准不适用于水上充气式游乐设施、涉水充气式游乐设施”。澎湃新闻就充气式水上游乐设施的安全规范问题致电某地工商管理部门,被告知生产厂家需持有《特种设备制造许可证》,而经营者需向公安部门申请《特种行业许可证》。

  但查询《特种设备目录》《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等可知,纳入其中的是“用于经营目的,承载乘客游乐,设计更大运行线m/s充气乐园厂家制造,或运行高度距地面高于或者等于2m的载人大型游乐设施”充气乐园厂家制造,比如游乐场内人们熟悉的飞行塔、摩天轮等,都需要接受定期强制检验。

  对此,有律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即便有些充气城堡的体积较大,在法律层面也尚不属于“大型游乐设施”的范畴。显然,部分小型充气式水上游乐设施更是不在其列。对于不属于特种设备、没有办法纳入严格监管范围的一些充气游乐设施充气乐园厂家制造,如果质量、高度、体积达到了或接近于能够纳入到特种设备监管范围内,其实应当参照特种设备进行管理,包括登记注册事先审查、定期检验、事中督促等。如果达到一定年限,就应该强制报废。

  “相关领域立法空白或标准缺失,给监管部门带来了执法依据不足的尴尬。”专家建议,应尽快将相关标准规定上升为强制性标准。充气式游乐设施事故频出背后:生产运营漏洞多 急需强制性国标充气乐园厂家制造